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西绪弗斯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日志

 
 
 
 

当初不合种相思  

2011-05-20 07:58:55|  分类: 品味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抄完了宋词中的姜夔部分。《宋词三百首》共选姜词17首,从数量上来说,仅次于吴文英(26首),远远超过首相最为喜爱的苏轼和辛弃疾。

     说实话,对于姜白石的词我不是很喜欢,尽管前人对他有很多溢美之词,比如张炎就曾说“姜白石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四库全书提要》说姜词“精深华妙,尤善自度新腔,故音节文采,并冠一时”。我觉得他的词格调不高,题材狭窄,过分雕琢,而且大都是慢词,读起来感觉凝滞拖沓,远不如苏辛词酣畅淋漓,境界高阔。

      不过抄完姜词之后,有一点给首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是姜夔对于昔日恋情的那种执着和痴情,简直可以用“超绝古今,感天动地”来形容。 

      据考证,姜夔一共有22首词作,都在反复回味一段爱情。22首词足足占据他所有作品的1/4,可见此情在其心目中的重要地位。但是,他又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首作品中清晰完整地讲述过这段感情,这个女子也没有在史书中留下任何记载。所以800年来,他的这段个人情事始终是个谜,这也使得他的一些词作读起来晦涩费解。王国维甚至有“白石有格而无情”的讥评。直到60年前,现代著名学者、词学家夏承焘才最终考证出来,使这段情缘较为完整地浮出水面,夏先生将其称为“合肥情事”。  

当初不合种相思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宋孝宗淳熙元年(1174年),19岁的姜夔在鄱阳应试后曾到合肥居住,与一对擅长弹奏琵琶的姐妹相识,并与其中的一位相爱。然而姜夔生计无着,被迫离开合肥,致使二人无法厮守,抱憾终生。就是这段少时情事,始终埋藏在词人的内心深处,无论何种境遇,都从未忘怀过。

      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年),姜夔写了一首《踏莎行》,题下注明是“  自沔东来,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梦而作 ”:

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

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这首词为所恋合肥歌女而作。前三句纪梦,借用苏轼诗句以“燕燕”形容梦中人体态的轻盈,以“莺莺”形容她语音的娇柔,着墨不多,而伊人可爱的声容丰采仿佛如见。“夜长”以下皆以背面敖粉,设想伊人对自己的相思之深,声吻毕肖,实则为作者自抒情怀。“离魂”句暗用唐陈玄佑传奇小说《离魂记》故事,经幽奇之语写出伊人梦绕魂索、将全部生命投诸爱河的深情,动人心魄。末二句为传世名句,连不喜欢姜夔的王国维也不得不赞叹:“白石之词,余所最爱者,亦仅二语”(《人间词话》)。这两句描写伊人的梦魂深夜里独自归去,千山中唯映照一轮冷月的清寂情景,显示了作者无限的爱怜与体贴,意境极凄黯,而感情极深厚。这首词以清绮幽峭之笔,抒写一种永不能忘的深情,读罢令人动容。

      再看他写的另一首词《长亭怨慢》:

                                                                           渐吹尽,枝头香絮,是处人家,绿深门户。

远浦萦回,暮帆零乱向何许?

阅人多矣,谁得似长亭树。

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

 

日暮,望高城不见,只见乱山无数。

韦郎去也,怎忘得玉环分付:

“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

算空有并刀,难剪离愁千缕!

      这首词上半片咏柳。开头说,春事已深,柳絮吹尽,到处人家门前柳阴浓绿。这正是合肥巷陌的情况。“远浦”二句点出行人乘船离去。“阅人”数句又回到说柳。长亭(古人送别之地)边的柳树经常看到人们送别的情况,离人黯然销魂,而柳则无动于衷,否则它也不会“青青如此”了。暗用李长吉诗“天若有情天亦老”句意,以柳之无情反衬自己惜别的深情。这半片词用笔不即不离,写合肥,写离去,写惜别,而表面上却都是以柳贯串,借做衬托。下半片是写自己与情侣离别后的恋慕之情。“日暮”三句写离开合肥后依恋不舍。唐欧阳詹在太原与一妓女相恋,别时赠诗有“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之句。 “望高城不见”即用此事,正切合临行怀念情侣之意。“韦郎”二句用唐韦皋事。韦皋游江夏,与女子玉箫有情,别时留玉指环,约以少则五载,多则七载来娶。后八载不至,玉箫绝食而死(《云溪友议》卷中《玉箫记》条)。这两句是说,当临别时,自己向情侣表示,怎能象韦皋那样“忘得玉环分付”,即是说,自己必将重来的。下边“第一”两句是情侣叮嘱之辞。她还是不放心,要姜夔早早归来,否则“怕红萼无人为主”。因为歌女社会地位低下,是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其情甚笃,其辞甚哀。“算空有”二句以离愁难剪作结。古代并州(今山西)出产好剪刀,故云。这半片词写自己惜别之情,情侣属望之意,非常凄怆缠绵!

 

当初不合种相思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年)正月,姜夔人在无锡,一心想去合肥而不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醒之后,填写了一首《江梅引》,词的上半阕写道:     

  人间离别易多时,见梅枝,忽相思。几度小窗幽梦手同携。今夜梦中无觅处,漫徘徊,寒侵被,尚未知。    

      说起来,姜夔这时已过不惑之年,距离与爱人最初相遇也有20余载,这段感情却仍然让他魂牵梦绕。只是,在极度的相思之中,他连与爱人在梦中相见亦不可得,这是何等的噬心之痛。他只能在词的下半阕黯然神伤地写道:“旧约扁舟,心事已成非。”     

       没去成合肥,姜夔从无锡返回杭州,转眼就到了正月元宵佳节。那可是宋代的情人节,年轻男女都可以出来赏花灯。街面上游人如织,灯火辉映,笑语欢声不绝于耳。但对姜夔而言,这却是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他也挤在人群中,触目所及的是“花满市”的繁华,感受到的却是“月侵衣”的冷寂,心中排遣不去的仍是年少时的情感记忆。刹那间,忧伤和甜蜜同时将内心填满,却又无法言说,只好轻叹一声:“少年情事老来悲。”     

       这年正月间,姜夔一下子填了五首《鹧鸪天》词,反复诉说心中的悲伤。其中第四首最为出名: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

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

   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这是姜夔对“合肥情事”最为直接的情感倾诉。他对爱人的思念好像东流的肥水一样控制不住,不由感慨“人间别久不成悲”。这种悲伤,较之此前“少年情事老来悲”的叹息,无疑要沉痛得多,意味着词人勘破情事、告别旧我的一次真正的精神成长。这五首《鹧鸪天》是姜夔作品中最后一次也是最大规模地对“合肥情事”的祭奠。

     写到这里,首相不禁心生感慨:

      第一,假设姜夔生于今天,他敢于红杏出墙,在已有妻室的情况下还念念不忘昔日相识的一个歌女吗?他敢在自己的诗词文章中公开描写自己的婚外恋情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可是在古代,男性在妻妾之外,是可以逛青楼、狎歌妓的。这是社会认可的行为,甚至对文人雅士而言,与歌妓交往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因此在两宋文人的作品中,经常可以看到婚姻之外的男欢女爱,柳永、秦观、周邦彦等莫不如此,姜夔也是这样。但他又有所不同,夏承焘认为:“姜夔用情之专之深,在两宋文人中只有陆游可与之相比,这也使得姜夔的词具有极为感人的品质。” 

      第二,拥有这样一份刻骨铭心的婚外恋情是福还是祸呢?许多研究者认为正是姜夔的合肥恋情成就了他在文学上的地位,使他创作了许多带有梅柳意象的感情真挚、声韵和谐的怀人词、恋情词,为中国文学宝库留下了熠熠生辉的财富。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心理学家认为,热恋中的男女情绪亢奋,精力是平常人的三倍,因热恋迸发出的激情和才情远非常人可比。多情善感是诗人必备的气质。文学与恋爱始终是互为表里的。恋爱的激情一旦融入作家或诗人的血液,就会迸发出无尽的才情,创作出不朽的名篇。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小仲马的《茶花女》是如此,姜夔则是南宋诗人群中最典型的例子。但是另一方面,姜夔一生对这段恋情念念不忘,因为离别和相思给他内心带来了多少痛苦和烦恼?假如没有这段情事,他是否可以活得更轻松、更快乐一些呢?连姜夔自己都说:“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可见相思的甜蜜之中总是夹杂着隐隐的痛苦!

 

当初不合种相思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本文为首相根据网上诸多资料综合整理,并有个人创作。对相关材料的作者表示谢意!)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