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西绪弗斯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日志

 
 
 
 

关于古诗词创作的几点思考和意见  

2011-03-23 19:50:20|  分类: 美文转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体诗词是中国文化中的精粹,我们应当大张旗鼓地提倡和继承。如果我们实事求是地纵观20世纪整个诗坛的状况,便必须直面一个事实,即一个世纪的新诗偿试并不理想,因为新诗并没有走进生活,没有走进人们的心田。有时,我们漫步在校园中或行走在大街上,看到妈妈领着两三岁的儿童,儿童张口背诵的几乎都是唐诗,不是“白日依山尽”便是“汗滴禾下土”,或者“春眠不觉晓”,根本听不到新诗的声音。当然,我们不能据此便否定新诗的成就。但也必须看到,古体诗词具有永久的魅力,古体诗词的形式并没有过时,我们应当努力学习掌握并运用它,为新的时代歌唱,为新世纪的精神文明增添色彩。但是,时代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的生活面貌与古人也有很大的差异,完全墨守成规是没有必要的,将唐诗宋词的形式完全照搬过来也是不现实的。因此,我们必须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要创作出新世纪的格律诗、格律词来。这便要求我们努力刻苦地学习古代诗词中的精品,也要有勇气创造出一种符合现代人欣赏习惯和适合于现代人口味的崭新的格律诗的体式来。下面便从内容和形式两方面来谈一谈我对于这一问题的思考。

一、要表现新时代,要有新时代的特点和生活气息。每一时代要有一时代之诗歌,这样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新的格律诗要有新思想、要表现新事物,要反映新生活,要运用新词语,要歌咏新时代。而不是那种无病呻吟的矫揉造作,不是那种充满陈腐气味,放到古诗中都难以挑选出来的老气横秋的玩意儿。

二、要有真情实感。最精彩的诗歌本身便是激情的产物,只有诗人受到激情驱使而不写作不行时所产生的诗歌才会打动人心。诗歌能否感人,取决于创作主体在写作时情感投入的多少,情感投入越多打动读者的可能越大,打动的程度就越高。情感是抽象的,但文字所组成的语言则将诗人的情感物化(相对而言)并凝固下来。当读者阅读作品时,将其物化的情感再逐渐还原出来,还原的程度越高,其动人的力量越大。孟郊从小丧父。母亲含辛茹苦将其哺育成人,故他对母亲的感情特别深厚,其《游子吟》一诗一定是含着眼泪写成的,故我们读来格外感动。陈子昂《登幽州台歌》也是激越情感驱使下的灵魂的呼喊,故具有极强的穿透力和感染力。南唐后主李煜后期的词和宋微宗被掳后的词都是用血和泪创作的作品,是感人的。清代学者顾炎武认为“诗主性情,不贵奇巧”,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三、在形式方面,基本遵循古体诗词的格律要求。既然是写古体诗词,那么就要原滋原味,就要遵循其格律方面的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有所遵循才会有统一的尺度。而且,古体诗词形式是很精美的,可以说是唐代诗人们在吸收南朝永明创作经验基础上经过许多诗人苦心探索和尝试才逐渐形成的,是积累几百年前人创作经验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完美精彩的诗歌形式。我们基本上应当按照原有的格律要求来作诗词,但在某些方面可以适当放宽。而放宽也是有一定尺度的,不能无限制。放宽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用韵,一是对仗。因为这是非常具体和关键的两个问题,故下面要专门阐释。

四、在语音运用上,要以现代汉语的语音实际为准则,即不再追求古代音韵和古代音调。入声字进入哪个声部便属于那个声部的平仄,不都作为仄声来用。如“急”、“菊”、“捷”、“歇”等字在唐代是入声,属于仄声,而现代前三个属于阳平,“歇”字属于阴平,都是平声,那么我们再运用这些字的时候,便一律都按照现代的实际发音作为平声字用。而其他古音也一律按照今天的发音。如前文提到的杜牧诗句“包羞忍耻是男儿”的“儿”在唐代读“ni”的音,这样才能与“期”、“知”押韵。而现代则直接发“er”的音。总之,一句话,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所编撰的《现代汉语辞典》为准绳(现在出版界使用字词便以此书为标准),该如何发音便如何运用。阴平、阳平便为平声,上声、去声便为仄声。这样,既便于学习掌握,也便于欣赏。

五、放弃严格的古代音韵的束缚,放宽用韵的限制,重新确定韵部和用韵的标准。即不再采用传统上的平水韵,而用现代汉语的实际语音可以押韵即可。完全不必考虑什么韵部的问题,只要求读起来押韵上口。如按照平水韵,东,冬属于不同的韵部,它们每个字下又都有属于自己的韵部的字。

一东韵部的字有:

东同铜桐童中衷忠螽冲戎崇崇弓宫融雄熊穹穷冯风枫丰充隆空公功工攻蒙笼聋栊洪红鸿虹丛翁聪听骢通蓬篷胧匆峒狨朦忡酆棕朦咙。

二冬韵部的字有

冬农宗锺钟龙舂松艟容蓉庸封胸雍浓重从逢缝踪茸峰蜂锋烽筇慵恭供 凶邛纵匈丰彤

古人作诗时,需要将各自韵部的字都熟练背诵下来,否则便容易相互混淆,那叫“逸韵”,属于错误,如果是考试,成绩要大受影响,有时则干脆不及格。而今天,则应当将两个韵部的字完全合并,即只要含韵母“ong”的字都可以押韵。再如,平水韵中,“庚”、“青”、“蒸”三字属于不同韵部,而今天,则应当将这三个韵部的字合并起来,即只要含有韵母“eng”、 “ing”的字均可以看作一个韵部,可以通押。甚至不同卷的韵部也应当合并,如平水韵中的“上平声”中,十三元、十四寒、十五咸这六个韵部的字都含有韵母“an”,故可以合并为一个韵部。由此类推,只要主要韵母相同的字便可以看作是同一韵部。因为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说的是现代汉语,平时交谈用的是现代汉语,每天听的是现代汉语,何必不与实际生活结合起来,而偏要胶柱鼓瑟,作茧自缚,再去背诵什么“一东”、“二冬”之类的平水韵呢?再去硬记哪些平声字属于古代入声字呢?因此,在入声字和用韵等方面,我们一定要破旧立新,与时俱进,建立新的规则。这样,运用起来就方便多了。总之一句话,我们今天进行诗词创作时,要与时俱进,格律用唐代的,语音用现代的。

六、多背诵、琢磨,注意修改与锤炼。借鉴模仿是个好办法。艺术起源便有模仿说,模仿是学习掌握技能的捷径之一。横塘退土引用当时的谚语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是很有道理的。写什么题材的诗,便参照同类题材的诗歌进行比较。盛唐宰相张说曾经将王湾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题写在政事堂,大加揄扬,便是著名的例子。因为对仗不但在律诗上必须使用,而且在八股文中也必须用,故成为古时塾学里的必修课。《声律启蒙撮要》把一些常用语按照韵部编成韵语,让儿童背诵,以掌握对偶规律,便于实际运用。如《一东》有一段为:“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 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 夹岸晓烟杨柳绿,满园春雨杏花红。两鬓风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烟雨溪边晚钓之翁。” 这种形式,在提高对偶能力的同时,也有形象记忆每个韵部常用的效果。我们今天似乎没有必要进行类似的训练,但应当多记忆一些精彩的对句,更主要的是不断反复练习习作,在实践中不断提高水平。

无论水平多么高的诗人,在创作诗词时都非常注意修改和锤炼。贾岛作诗遇到韩愈征求意见而产生的“推敲”一词,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典故,尽管有人怀疑此事的真实性,但也看出人们对于推敲锤炼字句感举的程度。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字也是经过多次修改才最后确定的,一个字使全诗生色。杜甫作诗也非常刻苦,注意修改锤炼,他说:“ 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可以看出他对于精彩诗句的重视,其中也包含修改锤炼的意思。他又说:“陶冶性灵存底物,新诗改罢自长吟。”修改完后还要朗诵长吟,如果感觉不舒服,还要修改。据《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八引《漫叟诗话》说:“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李商隐云,尝见徐师川说,一士大夫家有老杜墨迹,其初云,“桃花欲共杨花语”,自以淡墨改三字,乃知古人字不厌改也。不然,何以有日锻月炼之语!白居易的诗很流畅,好像写得很容易,其实不然,张文潜说:“世以乐天诗为得于容易而来。尝于洛中一士人家见白公诗草数纸,点窜涂之,及其成篇,殆与初作不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八)这样的材料我们在许多诗话或笔记中都可以看到。

  还要说明的是,当内容表达与格律要求发生矛盾无法解决时,便采取形式服从内容的原则,千万不要削足适履,更不要画蛇添足。辞不害意,一旦内容好,如果改动一个字便走味,那么宁可不改。崔颢的《黄鹤楼》诗前半首不合格律要求,但意境气势太好,故诗人没有改动,时人及后人同样给予极高的评价。创作时,先立意,以意统帅全篇。如果是律诗,在作完后再按照格律去调整。尢其注意不要失粘。因为一旦失粘,就会出现邻近两联诗的平仄格式完全相同的情况,这是律诗创作绝不允许的。还有一些拗救的规则可以弥补平仄难以调整时的困难。拗救的规则在一般诗词格律书中都有介绍。

 

关于古诗词创作的几点思考和意见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文章来源:http://club.sohu.com/read_elite.php?b=ancient&a=658653  本文经首相编辑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