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根深业茂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日志

 
 
 
 

“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2010-11-14 20:43:14|  分类: 诗词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首相再次阅读《李白》一书(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10月第一版,周勋初,童强著),对李白的生平事迹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一代“诗仙”恃才傲物、狂放不羁的性格及其激情饱满、境界开阔、想象奇异、词句瑰丽的诗歌再一次给首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读罢不由得感叹:真乃天纵诗才,吾辈庸碌,即使终生努力,亦难以望其项背也!
 

“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该书引用了李白的大量诗歌,着实让首相大饱眼福。但是这些诗歌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却不是李白那些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而是一首名为《寄东鲁二稚子》的五言诗。初读该诗我就被它质朴的言辞和真挚的感情所吸引,读之再三,竟不觉潸然而泪下!
该诗是诗人李白在公元748年(天宝七载)游览金陵(今南京)时因思念寄养在东鲁兖州(今山东济宁)家中的女儿平阳和儿子伯禽而创作的。诗歌全文如下:
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
我家寄东鲁,谁种龟阴田?
春事已不及,江行复茫然。
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
楼东一株桃,枝叶拂青烟。
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
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旋。
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
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
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
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
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
裂素写远意,因之汶阳川。

天宝三载(744),李白因在朝中受权贵排挤,怀着抑郁不平之气离开长安,开始了生平第二次漫游时期,历时十一年。这一时期,他以梁园(今河南开封)、东鲁为中心,广泛地游览了大江南北的许多地方。这首诗,就是他在游览金陵期间写的许多诗作中的一篇。

 

“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这是一首情深意切的寄怀诗,诗人以生动真切的笔触,抒发了思念儿女的骨肉深情。诗以景发端,在我们面前展示了“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的江南春色,把自己所在的“吴地”(这里指南京)桑叶一片碧绿,春蚕快要结茧的情景,描绘得清新如画。接着,即景生情,想到东鲁家中春天的农事,感到自己浪迹江湖,茫无定止,那龟山北面的田园由谁来耕种呢?思念及此,不禁心忧如煎,焦虑万分。诗人对离别了将近三年的远在山东的家庭、田地、酒楼、桃树、儿女等等一切,无不一往情深,尤其是对自己的儿女更倾注了最深挚的感情。“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他想象到了自己一双小儿女在桃树下玩耍的情景,他们失去了母亲(李白的第一个妻子许氏此时已经去世),现在有谁来抚摩其背,爱怜他们呢?想到这里,又不由得心烦意乱,肝肠忧煎。怎么办呢?那就取出一块洁白的绢素,写上自己无尽的怀念,寄给远在汶阳川(今山东泰安西南一带)的家人吧!诗篇洋溢着一个慈父对儿女所特有的抚爱、思念之情。  

这首诗一个最引人注目的艺术特色,就是充满了奇警华赡的想象。

“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诗人的心一下子飞到了千里之外的虚幻境界,想象出一连串生动的景象,犹如运用电影镜头,在我们眼前依次展现出一组优美、生动的画面:山东任城的酒楼;酒楼东边一棵枝叶葱茏的桃树;女儿平阳在桃树下折花;折花时忽然想念起父亲,泪如泉涌;小儿子伯禽,和姐姐平阳一起在桃树下玩耍。

诗人把所要表现的事物的形象和神态都想象得细致入微,栩栩如生。“折花倚桃边”,小女娇娆娴雅的神态维妙维肖;“泪下如流泉”,女儿思父伤感的情状活现眼前;“与姊亦齐肩”,竟连小儿子的身高也未忽略;“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一片思念之情,自然流泻。其中最妙的是“折花不见我”一句,诗人不仅想象到儿女的体态、容貌、动作、神情,甚至连女儿的心理活动都一一想到,一一摹写,可见想象之细密,思念之深切。

紧接下来,诗人又从幻境回到了现实。于是,在艺术画面上我们又重新看到诗人自己的形象,看到他“肝肠日忧煎”的模样和“裂素写远意”的动作。诚挚而急切的怀乡之心、思子之情跃然纸上,凄楚动人。

 

“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诗仙”李白的儿女情肠 - 首相 - 幸福的西绪弗斯

 

毋庸置疑,诗人情景并茂的奇丽想象,是这首诗神韵飞动、感人至深的重要原因。过去有人说:“想象必须是热的”,意思大概是说,艺术想象必须含有炽热的感情。当我们重温该诗中这一连串生动逼真、情韵盎然的想象时,就不难体会到其中充溢着怎样炽热的感情了。

李白的诗歌,内容大都是关于饮酒、游历、离别以及个人的思想抱负等方面的,很少涉及儿女私情。这与诗人的成长背景和个人气质很有关系。要不怎么被历代文人公认为“诗仙”呢?“仙”也者,脱离人间烟火气也,而儿女私情恰恰是烟火气的内容之一。而《寄东鲁二稚子》这首诗却是一个例外。透过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到“诗仙”李白比世俗之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儿女情肠,并在不经意间受到心灵的触动。同时也给我们爱写诗的人一个启示:如果我们不是李白那样的天纵之才,最好不要虚拟神思飘渺之句,还是写一点实实在在的人间真情。只要有了浓烈真挚的感情,一首诗歌就成功了一大半。盲目追求辞藻的华丽新奇和格律的合辙押韵而缺少真情实感的文字,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一首好诗,顶多不过是一种高雅的文字游戏罢了。
此文为本人根据网上资料整理加工,题目和插图为本人添加,特此说明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